空中花园

  • 时间: 2011-10-11 11:46:05
  • 来源: 中国建筑图书馆

    屋顶绿化能让屋顶清凉,减少空中浮尘,净化城市空气,已经成为了城市中不可缺少的清新剂。
    屋顶绿化又称为“空中花园”、“屋顶花园”或“空中绿洲”,就是在屋顶、露台、天台或阳台上选择性的育花种木,铺植绿草,建造园林景观。最早的屋顶花园应该说是古巴比伦时代有“空中花园”美称的巴比伦塔。

    屋顶绿化不像地面绿化要靠土层来维系植物的生命,现在,最简单、最实用的就是用人工轻质保水营养土壤,人工土壤主要是由一些植物纤维有机质经过脱脂发酵和特殊功能的非金属矿物组成,具有较强的稳定性、多孔隙、离子交换性能好、重量轻、不板结等功效。
    屋顶绿化可以做城市的清新剂,热岛效应的起因之一就是城市中的交通道路和普通屋顶吸收阳光并将光能转化成热能,而大量运转的空调和各种汽车的发动机产生的热量更加剧了这种效应,造成了城市中的温度高于城郊温度。
    屋顶绿化可以有效地缓解热岛效应给城市带来的煎熬和痛苦,能够有效抑制屋顶浮沉,给浮躁的城市增添了几分清凉。
    早在几年前,就有一只“湘军”来到京城,他们在朝阳区左家庄办事处屋顶种上了一层草,这就是北京最早的屋顶绿化。据办事处工作人员介绍:“自打在屋顶上种上了这草以后,炎热的夏天似乎比以往来得迟缓,即使是在最闷热的时候也会清凉几许,屋里的电风扇用的也少了,给办事处省了不少电费。”
    最有说服力的要数2004年在东城区东四街道10493平方米屋顶种草后的变化了。据大气监测点数据测量,屋内夏天的温度平均下降了3-5℃,与上年1-7月同期比,东四好于全市平均值天气由83天上升到144天;等于全市平均值天气由17天上升到24天;等于北京平均值的则由113天减少到了44天。
    屋顶绿化不只是六层以下住宅的“专利”,高大的写字楼同样可以通过屋顶绿化达到这样的效果。位于北三环的城建大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大厦在设计之初就考虑到人们对绿色生态办公的需求,除在楼顶周围种植大片绿地外,还在裙楼屋顶、板楼屋顶和车库屋顶建造大型屋顶花园。据大厦员工介绍,绿化后的屋顶就像安装了一步“天然空调”,室内温度在夏季可降低3℃左右。温度每减低1%,就意味着为大楼节省了5%的电。
    加拿大国家研究中心进行屋顶绿化节能测试后公布的数据表明,没有进行屋顶绿化房屋空调耗能为6000-8000千瓦/小时,同一栋楼屋顶绿化过的房间空调耗能为2000千瓦/小时,节约了70%的能量。一方面,通过绿色植物本身的机能,降低屋顶表面和室内的温度,减少空调的使用来节约电力。另一方面,绿色植物能减少空气中的有害漂浮物,起到净化空气的作用,难怪环保专家称之为城市空气的“清新剂”。据估算,如果将整个城市的屋顶都利用起来进行绿化,那这个城市中的二氧化碳要低85%。
    屋顶绿化是建筑节能、环保的一个好法子,也是城市热岛效应和空气中有害浮沉的强劲“杀手”,因此,被在很多国家广泛应用。
    其中,德国屋顶绿化有着最“悠久”的历史,在技术和推广执行上也显得相随成熟,如今,德国80%屋顶绿化都是轻型草坪屋顶绿化。在一些特定的区域,比如说“新建区域”,轻型屋顶绿化往往被视为一种义务,开发商被强制进行屋顶绿化。德国不少地方政府为了把环境建设得更好,对辖区内居民自费屋顶绿化给予50%的补偿款以资鼓励。德国超过1300万平方米的屋顶拥有绿色屋顶系统,这得力于至少75个地方政府的鼓励和扶持。这种屋顶绿化是一种非常有效的对被侵占绿地的补偿形式,同事也是对城市化的一种补偿。
    绿色屋顶在日本同样也受到了欢迎,具体方式是由政府将该项目形成强制性指导条例,并予以立法,实行“两手抓”:一是以占地1000平方米以上(公共设施250平方米以上)为对象,规定新建、改建、增建的建筑物必须履行“屋顶绿化”义务;二是相应给与一些政策法规上的扶持。如将“屋顶绿化”计入建筑绿化总面积以贴补容积率,给予赞助金、低率融资等优惠政策。东京市政厅在去年下达命令,要求屋顶面积超过1000平方米的房屋必须种植不少于其屋顶面积20%的绿色屋顶植物。
    屋顶绿化是一件利国利民的事情,不仅美化城市,而且能降低城市热岛效应,节省电力,缓解电力供应紧张的压力。联合国环境署的研究表明,如果一个城市的屋顶绿化率达70%以上,城市上空二氧化碳含量将下降80%,热岛效应将会彻底消失。

 

网站地图xml地图